民进党主席之争的魔咒(海峡连线)

币游国际游戏

2021-06-19

  孙立极(北京):最近几天,台湾的新闻媒体主要被“抢占”“立法院”、“行政院”的学生占据,当初冲在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前线的民进党反而被挤出了版面。

  王连伟(台北):实际上,民进党一直没闲着。

不仅有民意代表包车送学生到台北抗议,3月24日凌晨,在学生们冲入“行政院”的时候,民进党主席苏贞昌、前主席蔡英文、谢长廷,以及多位党内高层齐集“行政院”广场,静坐声援学生。

当晚,激进的学生打破玻璃、搭楼梯爬进“行政院”……最后,警察驱离时,与民众发生肢体冲突,数十人挂彩。

  孙立极:自3月18日,反服贸团体以抗议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审查的名义冲进“立法院”,占领议场,苏贞昌、蔡英文、谢长廷就很少见地一同坐在现场,声援抗议民众。 对于两岸服贸协议,苏贞昌的态度自不用说。

担任党主席两年,在两岸政策方面,苏贞昌愈来愈显现“独”的倾向。 有消息说,此次在他强力主导下,民进党中央已要求台北及附近四县市的民意代表及参选人,分批接力声援学生。

但是,蔡英文和谢长廷未必完全认同苏的想法,尤其是谢长廷一直主张两岸务实交流,为何都无一例外地来到激进反服贸的现场?  王连伟:主要是参选党主席的野心作祟。

几天前,也就是3月15日,蔡英文正式宣布将竞选党主席,谢长廷则早就宣布参选,加上现任主席苏贞昌,5月底将登场的民进党主席选举,已然是三强争霸的格局。 对于这场由苏贞昌发起的“全民包围立法院”活动,假使谢长廷、蔡英文不积极参与,就有党主席选举出局的危险。

也因此,3月17日,苏贞昌开记者会谴责国民党强行将两岸服务贸易协议送院会存查。 蔡英文很快加入战团,谴责国民党当局“一意孤行”,“破坏民主”。   孙立极:蔡英文参选本来没什么悬念,她目前是民进党内最具人气的政治人物。

虽然此前谢长廷曾试图“联蔡抗苏”,公开奉劝蔡英文不要选。

谢长廷的理由是:党主席选举太惨烈,会伤及羽翼,所以“我来就好”。 大家都知道,蔡英文选党主席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2016年“总统”大选。 谢长廷说自己对2016年“大选”没有野心。 届时,党主席谢长廷可以全力支持蔡英文谋取大位。

  王连伟:不过,蔡英文宣布参选时明确婉拒:很多前辈、朋友告诉她,此时此刻不需要投入党主席选举,因为民进党需要她出来拼2016,她需要被保护,对于这些朋友的建议,“只能说谢谢”。

  孙立极:也难怪蔡英文主动出击。

党主席选举可能惨烈,但是一旦胜选,作为党主席,一方面掌握了2016年“立法委员”选举的提名权——2012年“立委”选举,时任党主席的蔡英文发挥影响力,与蔡关系密切的萧美琴、郑丽君等都进入不分区“立委”的安全名单,顺利进入“立法院”,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。 另一方面,2016年她可以名正言顺地指挥党中央,配合选举调动资源。

倘若别人担任党主席,即使是联盟者,也难免因为派系问题生出间隙,束手束脚,求人不如求己。   王连伟:蔡英文也确实有“单飞”的实力。

根据台湾媒体3月16日出刊的民调,有%的民众看好蔡英文,可以带领民进党打好年底“七合一”选战,而苏贞昌和谢长廷的看好比率分别为%、%。 当然,民进党主席选举由党员投票,这份民调不能代表最终结果,但也足见蔡英文的高人气。   孙立极:目前来看,蔡英文最大的问题仍是两岸政策。

这本来也是民进党目前的困境。

聪明如蔡英文,很清楚问题难解之处。

  王连伟:在宣布参选党主席后,台湾媒体就在一路追问这个问题,她始终没有明确回答,只表示两岸政策有其特殊性,并非民进党可完全掌握,须整合大家意见、凝聚共识才有一致性立场。 不过,蔡英文参选时也表示:“时代变了,我们所处的环境也变了,如果我们坚持活在过去,我们只会被世界淘汰。

”  孙立极:蔡英文此话若有所指,又若无所指。 几天前召开的民进党“中国事务委员会”会议中,民进党民调中心公布一份新民调,结果显示在两岸政策的7项指标中,民进党在包括经济政策、执行成果、交流态度、对台湾有利、比较安心、整体政策6项民调都落后于国民党,仅在“对中国的社会政策”方面,略胜国民党。

民调更显示,高达四成台湾民众不满民进党“逢中必反”。

如何理解这份自我揭短的民调,是民进党可能适当调整两岸政策的信号,还是民进党内部矛盾的显现?  王连伟:还很难讲。

最近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在岛内掀起的风波,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,民进党都是风波的推动者甚至操纵者。

风波愈演愈烈,对民进党,不但不是加分,反而还是减分。 如大陆学者严安林所说,民进党反对的不是服贸协议,而是“国民党正在推动这项协议”,这种反对是基于政党对立的角度,而不是服贸协议是否有益于台湾。   孙立极:不仅如此,一场党主席选举,就将三位候选人绑架在一起,面对激进失控的青年学生,没有人敢发出客观理性的声音,只能随之裹挟,甚至推波助澜——从民进党的作为看,要改变台湾民众对其“逢中必反”的负面印象,提升民众对其两岸政策的认可度,仍然很难。